当前位置:艺术财商频道 > 详细内容

戴志康:30亿元操盘喜玛拉雅美术馆

2013年6月24日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作者:21世纪经济报道

戴志康

  走进证大集团董事长戴志康[微博]位于上海浦东喜玛拉雅中心顶楼的中式庭院办公室,徐悲鸿的《醒狮图》赫然入目。

  这是他最看重的一幅画作。

  1999年,证大集团进军房地产,戴志康先后开发九间堂、大姆指广场、喜玛拉雅中心等以“中国文化元素”为标榜的建筑。

  2006年,他创建证大当代艺术馆,后将其更名为喜玛拉雅美术馆。

  面对戴志康在文化产业链的疯狂投入,资本市场褒贬不一。有人认为,他又在“下一盘很大的棋”,就像1990年代他玩转苏常柴6-7年,豪取逾2亿元利润。

  也有人认为,戴志康的文化地产版图,完全是为了兑现个人情怀,令上海证大(00755.HK,即证大集团地产业务公司)屡屡错失快速发展良机。作为一个生意人,将个人理想“凌驾”于资本利益之上,戴志康正走在一条错误的致富轨道。

  “投资做得最好的人,不是财务专家,而是艺术家与哲学家。”戴志康回应。至于自己在文化地产的商业逻辑,未必有人“看得懂”。

  戴氏文化地产逻辑

  “凭心而论,证大集团每个文化地产项目还算成功,但公司整体发展速度被拖累了。”戴志康说。

  戴志康对2000年西式建筑风格风靡一时的态度,是鲜明的。

  他至今还认为,那些用塑料做成的仿罗马风格拱型门,自己看了会感觉破坏风水。

  他说,以前自己穷时就想发财,等发了财(1990年代发起国内首只私募基金——富岛基金并投资苏常柴,积累数亿财富),就特别渴望过美好生活。首先是想住一间舒适的大HOUSE(别墅),但上海找不到满意的,干脆就自己开发具有江南风格的九间堂;有了大HOUSE,自己想周边有个社区,就造了大姆指广场;有了社会,自己又觉得没有茶馆、剧院与美术馆,就仿佛住进文化沙漠,喜玛拉雅中心就这样诞生了。

  这座集超五星级酒店、美术馆与高档办公楼、融合东方吐纳文化底蕴的喜玛拉雅中心,足足耗去戴志康近30亿元资金与10年光阴。

  起初,戴志康认为投入10多亿元足够,而当日本建筑行业泰斗——矶崎新递来一份高达25亿元的建筑预算时,他毅然决定埋单。

  仅证大当代艺术馆(后更名喜玛拉雅美术馆)的预算达到5亿元,是原先预算的10倍。

  远超预算的投入,一度令证大集团资金链捉襟见肘,当时戴志康自掏腰包购买证大集团旗下别墅资产,补充现金流。

  为了实现财务平衡,戴志康只能选择妥协。将喜玛拉雅中心约50%设计做到地下,配合上海地铁七号线开发,以此得到银行贷款支持。

  戴志康并不指望别人能“看懂”自己在文化地产的商业逻辑。从财务数据而言,喜玛拉雅中心只租不售的经营模式,10多年就能收回所有投资成本。但文化将给喜玛拉雅中心增值多少,他说20-30年后,才能知道答案。

  他说,当财富积累到一定阶段,100亿变200亿,200亿变500亿,对他而言都是一回事,如果能把100亿元换成另一种东西,令人无法估值,则是更高深的财富境界。

  喜马拉雅中心的地块,是1998年戴志康以低廉价格收购。如今的高地价,能否继续支撑戴志康的商业逻辑,是个未知数。

  “凭心而论,证大集团每个文化地产项目还算成功,但公司整体发展速度被拖累了。”戴志康说,未来的项目将“集合”九间堂别墅、大拇指广场、证大丽笙大酒店与喜玛拉雅中心的文化理念与经营特色,进一步做大规模效应。

  换言之,其他开发商通过开发10个项目所赚取的利润,戴志康要用一个“集合”项目全部赚到。

  2010年2月,戴志康旗下的上海证大置业有限公司联合三家大型公司以92.2亿元竞得上海黄浦区外滩金融集聚带8-1商业商务用地,创造当时的外滩地王。这个外滩项目,是戴志康“集合项目”的试验田。按规划,其建筑体量是喜马拉雅艺术中心的三倍,为了尽快收回投资,项目开发时间仅有后者的1/3。

  然而,资本还是和他开了一个玩笑。

  2011年底,戴志康抛售这个外滩项目相应股权。他说房地产宏观调控与银行信贷承诺没能及时跟上,是功亏一溃的主要原因。

  他也意识到,自己需要做“与自身体量相当”的项目。毕竟,再有高超资本运作技巧的资本大鳄,也有屈服于资本的那一刻。

  去年底,戴志康一度想将外滩项目规划,移植到上海北外滩区域。当有竞争对手的土地竞标价高出自己30%时,他决定撤离。

  最终,戴志康“集合项目”的试验田,花落南京。去年6月,上海证大旗下全资公司证大滨江及嘉联国际出资11.69亿元,中标购得江苏南京一幅商办综合用地,打算建造一座大拇指广场。目前,戴志康一直在主导这个项目的前期规划设计。

  有人说,戴志康的集合项目,是在下一盘更大的棋——把文化地产与社区概念融合,等于给自己一个更高盈利空间。

  “老实说,我不知道有这些评论。”戴志康回应。但他自认为,即使在西式建筑风格风靡一时期间,总有投资者愿意给文化地产埋单。

  不碰当代艺术作品

  到目前为止,他唯一出售的古典字画,是任伯年的《华祝三多图》,收购时价格为1500-2000万元,最终卖了1亿多元。

  近年,当代艺术作品收藏投资热火朝天,涨幅堪比房价,戴志康却袖手旁观。

  他说,当代艺术是西方概念。当他意识到“过去30年中国现当代艺术一直是由西方定义并批判的”,他就决定不碰当代艺术作品。

  戴志康策划今年喜玛拉雅艺术节,确定四项艺术展演:“意象”主题展、“谭盾新作《武侠四部曲——复活》中国首演”、“世界听·见·朱哲琴与民族歌乐师乐汇”和 “Live House深海电音派对”。

  他甚至希望观众带着睡袋到喜玛拉雅中心,参加“24小时艺术夜未眠”系列节目。

  同时,戴志康对中国古典字画的投资,一发不可收拾。

  从《文征明山水手卷(局部)》、龚贤的《静壁飞泉图》与《人马图》、徐悲鸿《醒狮图》、李可染《韶山》,到64页一套的乾隆书法,黄道周、董其昌、王原祁、任伯年的字画作品……戴志康都收入囊中。他自己估算,目前喜玛拉雅美术馆的中国古典字画总价值超过10亿元。

  到目前为止,他唯一出售的古典字画,是任伯年的《华祝三多图》,收购时价格为1500-2000万元,最终卖了1亿多元。不过,戴志康强调,售画是因为有收藏家朋友愿拿两幅“更好”的字画作品来交换

  采访最后,记者试探性问,资本大鳄刘益谦[微博]面对艺术品收藏直呼缺钱,你是不是也有缺钱的时刻?

  “很缺钱,收藏家永远缺钱,因为见到一个好作品,就想买下来收藏。”戴志康说。仅喜玛拉雅美术馆的年经营维护成本,就达到3000万元。

关键词:戴志康 喜马拉雅美术馆 艺术市场

更多新闻:

  今日保税区明日免税港?艺术品市场艰难试水国际贸易
  艺术品在线销售平台Paddle8获赫斯特等投资者600万美元注资
  中国当代艺术:内地精品难觅香港理性回暖
  阅读艺术市场报道的五项需知

 
今日艺术网旧版: 艺术新闻 | 艺术批评 | 展 览 | 艺术财经 | 人物 | 美术馆 | 艺术经典 | 艺术教育 | 图片中心 | 图书资讯
大学生年度提名展( 2013 | 2012 | 2011 | 2010 | 2009 | 2008 | 2007 | 2006 )
关于我们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联系电话:010-58760011 转 335/350/351 投稿信箱:info@vrdam.org
版权所有 © 2006-2013 今日艺术传媒  备案:京ICP备09018479号-1
今日艺术网微信公共平台
官方微信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