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首论频道 > 详细内容
纽约客
                            
日期: 2008-6-17 10:47:34    作者:Deborah Solomon|Peter Schjeldahl     来源: artforum    

Peter Schjeldahl的新书让我们看看:<纽约客>艺评集》(Thames & Hudson, 2008)刚刚出版作家Deborah Solomon与这位纽约艺术评论家——2008克拉克艺术评论奖得主——共同探讨在不同时期不同地点艺术评论的任务

Peter Schjeldahl, 纽约,2007。 摄影: Alex Remnick

DEBORAH SOLOMON: 实际上这次的新书是你第四本评论集1965年开始你便一直从事艺术评论工作期间少有停顿在美国艺术评论界你的工龄可能是最长的在如今这个人人都可成为评论家的互联网时代作为从业时间最长同时最受人尊敬的美国艺术评论家之一你的感受如何
PETER SCHJELDAHL: 每个人本来就是评论家不管有没有互联网只不过现在人人都成了能够公开发表作品的评论家
DS: 八十年代早期你在村声工作当时你力推David Salle,Eric FischlCindy Sherman。很多读者认为他们是通过你的介绍才了解了纽约下城艺术圈
PS: 我非常幸运能在艺术圈特别热闹的时候找到一份理想工作并把自己的能力发挥到最大但后来我犯了个错误,1982年我离开村声》,签约重新发行的名利场》。结果惨不忍睹五个月内我递交了三次辞呈第三次时杂志社同意了接下来的六年我不得不开始悲惨的自由撰稿人生活。Gary Indiana当时在村声工作老抱怨他不喜欢村声想走人我简直是流着口水等他的空缺Gary并没有离开
DS: 你在村声的读者主要是哪些人
PS: 村声的人艺术圈的人我不知道读者群是编辑考虑的问题作者不用想
DS: 你转到纽约客后写作内容发生了哪些变化
PS: 写文章的时候不说“Sigmar Polke”,而说德国画家Sigmar Polke。”
DS: 你赞不赞同在这个一切向钱看的文化里财大气粗的收藏家削弱了批评家影响力的说法
PS: 我想是吧但我下定决心不去管它影响力不管掌握在谁手里放到最大就变成了一种集体精神错乱想到这些事情我就头大
DS: 现在你为纽约客写文章能够评论的展览数量会受到限制
PS: 我的专栏通常都被大型美术馆展览和纽约市外或国外的展览占满了我会试着在评论家笔记这样的小专栏里做些补偿也会放一部分文章不是很多在杂志前面不署名的评论栏目里
DS: 你有没有感到对艺术家负有某种家长式的责任或者觉得有压力必须要宣扬他们的作品
PS: 没有彻底没有
DS: 你有没有被艺术家本性的高贵所感动那种独处一室的渴望希望为世界增添一些有意义的事物的憧憬
PS: 这里面有很强的酸楚感但你知道吗当艺术家是一项很大的特权你能发现自己才能和自由的外部界限可以从一个较高的位置观察这个世界如果失败了最后只在杜布克(Dubuque)做成一件老掉牙的作品你所拥有的知识和经验也是99.9%的人只能在梦里享受的宝贵财富所以就不要抱怨了
DS: 你对扮演评判员的角色好像非常坦然非常适应
PS: 作为评论家我努力让自己记住我只是别人居留之地的拜访者但我是应邀而来的而且这个地方也不是医院区
DS: 实际上作为评论家你所效忠的一直是对自身反应的培养这一点让你无可厚非地加入评论家——诗人的行列而不是评论家——哲学家的传统
PS: 是的虽然我觉得我有时误打误撞也搞一点哲学还有科学业余生理学偶尔为之
DS: 如果从狄德罗评论巴黎沙龙展览算起评论家——哲学家的传统也许可以追溯到18世纪60年代相比之下评论家——诗人一线则直到1845年波德莱尔完成他的第一篇评论时才算正式诞生依我看你属于波德莱尔那一边
PS: 我认为波德莱尔的做法充满了哲学意味——行动中的哲学他和哲学家的职业差别在于他对自己的想法不做考虑他只是把思想抛出去把接下来的工作交给读者当然这个后续工作读者可以做也可以不做这也是我的理想
DS: 你喜欢去看开幕吗
PS: 很少去我尽量避开开幕
DS: 如果展览艺术家是你的朋友呢
PS: 我的艺术家朋友已经所剩无几了我的作家朋友也不多
DS: 胡说八道。Dave Hickey?Jerry Saltz Roberta Smith还有Roger Angell,Steve Martin,Walter RobinsonGerry Marzorati,这些都是你新书正式朋友名单里的一部分
PS: 即使他们不是作家我也仍然喜欢他们可能Hickey例外他要是不写东西了还剩什么除了抽烟和红拖鞋以外但我不太善于交友我这方面脑子不灵举止笨拙简直到了强迫症的地步
DS: 与此相反,Jerry Saltz是大家公认的全世界最受欢迎的艺术评论家可能因为他似乎相信艺术界仍然是个紧密团结的小圈子当然有他在场的时候也的确如此
PS: 没错,Jerry当之无愧对于包括我在内的很多人他都是不可替代的朋友
DS: 他对人比你热情
PS: 当然我有些神经质而且脾气不好
DS: 我也喜欢Sanford Schwartz。他给纽约书评写的东西就像是从一个艺术家的大脑里拽出来的你的评论文字心理学意味就不是特别强
PS: Sandy很棒但什么叫心理学意味”?六七十年代那阵我接受了十一年的荣格心理分析治疗最后的结果是我再也不想碰荣格的东西了他是个很有意思的人但你总是一遍遍回到同样的心理地标上就跟坐旋转木马似的
DS: 你的评论有时会包含对艺术家生平的简短介绍但你总是把艺术家的生活和他们的作品分开看待
PS: 艺术家就是这么做的
DS:作为一名传记作者我不同意这种说法我更愿意做一个庸俗的弗洛伊德主义者相信艺术来自创伤
PS: 当然了我赞同Edmund Wilso创伤与神弓》( The Wound and the Bow [1941])里的说法创造力来自精神伤害艺术家都是些郁郁寡欢的人不然他们也不会那么竭尽全力地想要改变世界这是常识但世界上还有那么多既没有才华又郁郁寡欢的人呢如果艺术是神经质的那神经症算不算一种艺术形式当然不是
DS: 怎么描述自己的写作风格
PS: 集中的至少每句只传达一个意思悦耳的我希望如此还有笑话
DS: 我一直都很钦佩你语言的广度你在评论中使用了大量俚语——脑残伙计带劲儿腿软马屁绝缘体艺术犯——还有很多稀奇古怪的词比如蛇怪衰颓双性人等
PS: 对我来说批评和诗歌的共通点在于它们都有帮助词汇暖身的公民义务让好词儿经久不衰兰登书屋完整版的韦伯斯特字典是我的亲密战友

Louis-Michel van Loo, Denis Diderot, 1767, 布面油画图片:Corbis.

DS: 你喜欢读哪种诗
PS: 当代的不多莎士比亚一直都读断断续续荷马安德鲁·马维尔(Andrew Marvell),D.H.劳伦斯也会让我重燃爱火我很高兴能找到这些在某些时刻对我意义重大的东西其他很多作品都做不到这一点
DS: 马克·斯特兰德(Mark Strand)
PS: 不喜欢以我们六十年代这拨人的偏见来看他是个局外人我属于垮掉青年/纽约派那拨人。《嚎叫在我身上打下了很深的烙印弗兰克·奥哈拉(Frank O’Hara)对严肃的冷嘲热讽也是个很重要的影响我认为约翰·阿什贝利(John Ashbery)是个天才是天下最纯粹的诗人想知道最让诗歌青年绝望的话是什么吗曾经有人问阿什贝利他为什么这么多产阿什贝利回答道,“这个嘛就像电视机一样总有节目在演。”
DS: 你认为诗人和艺术家的联合会再度出现吗
PS: 过去美好的波希米亚生活是不会再有啦诗人画家联合体这种东西在六十年代就已经绝迹了从那时起艺术的公共参与度提高到了一个全新的水平财富和权力也与日俱增而诗歌所剩无几的一点公共优势则被聪明的流行歌曲歌词创作夺走了过去四十年间具备成为优秀诗人潜质的小孩儿十有八九都在自家车库里摆弄吉他呢
DS: 绘画也一样有绘画天分的小孩儿最后很可能成为Matt Groening(《辛普森一家的创造者手下的一员干将
PS: 没错艺术学院把那些稍有才干的人都吓跑了大部分牛人都被流行文化产业抢走了
DS: 你喜欢逛切尔西到处看展览吗
PS: 时不时会去我错过了很多展览一段时间不跟外界接触我就会恐慌然后跑出去到处转转
DS: 问一个老掉牙的问题你如何区分艺术作品的好坏
PS: 从很多地方都能看出来比如看一件作品时你首先考虑的因素通常是作品完成得好不好这是最无关紧要的一点。Ed Ruscha总结了一个很好的公式这是Hickey告诉我说的他说糟糕的艺术等于?”,优秀的艺术等于!”
DS: 听起来像克莱门特·格林伯格(Clement Greenberg)著名格言的原始版好的艺术作品第一眼看去都很丑但显然你对他那种独裁观点不感兴趣
PS: 格林伯格扎根于抽象表现主义革命从同样的历史角度来说他跟很多抽象表现主义的元老级画家一样果断坚定充满斗志——他以同样的速度消耗自身希望成为第二个格林伯格就像努力想成为第二个波拉克一样他们是不可复制的
DS: 你似乎更喜欢具象艺术家不管是八十年代的费谢尔(Fischl)还是如今的约翰·科林(John Currin)。

John Currin, 《感恩节》,2003,布面油画


PS: 这么说可不对我可是搞抽象艺术评论长大的我喜欢的抽象艺术家很多比如蒙德里安和马里维奇——但不包括康定斯基——当然还有抽象表现主义所有抽象表现主义艺术家我都喜欢另外还有凯丽(Ellsworth Kelly),早期的斯特拉(Frank Stella),托姆布雷(Cy Twombly)有时也不错马登(Brice Marden),马丁(Agnes Martin),曼戈尔德(Robert Mangold),某些瑞曼(Robert Ryman)作品里希特的抽象画——都是老生常谈顽固的同辈托马斯·诺科斯基(Tom Nozkowski)我也喜欢八十年代人们发现赋予抽象主义那么高的特殊地位是武断而没有道理的能量迅速转向直白的表现这是历史我喜欢科林并非因为他是一名具象画家我喜欢他是因为他很棒看约翰的作品你的第一印象可能是天哪谁把那玩意儿挂到这里来了要理解他的画到底试图表达什么可能都需要你花上一段时间但最后你可能就会折服于他的创作能力这也是检验优秀艺术作品的一个标准它永不枯竭你的每一种理解都不能穷尽其全部含义
DS: 你对今年的惠特尼双年展特别手下留情
PS: 我挺喜欢这届双年展的整个感觉很诚实不牵强充满了悲伤和迷失的气氛跟如今现实非常合拍
DS: 和艺术家不一样评论家可以用观点当盾牌有没有什么让你觉得害怕的事情
PS: 怕出丑怕显得像自己想的那么愚蠢之所以有这种恐惧部分原因可能是因为我没有接受过艺术教育或者任何教育便开始从事艺术评论我坚持认为所有人都可能比我懂的多多年以来每写一个主题我都倾尽全力巴不得把我知道的所有东西都倒出来
DS: 我听说一名好记者写报道只需要搜集信息的百分之一
PS: 对此我五体投地六十年代初我在报社当记者那阵子每篇文章都要付出150%的心力后来编辑发现我采访时太紧张不敢问问题最后到写文章的时候只好胡编乱造所以就把我调去写特写了
DS: 影响你的作家有哪些
PS: 很多雷蒙德·钱德勒算一个我特别欣赏他精准的措辞和存在主义式的风趣他小说里的戏剧感来自主人公的沉着冷静面临的一次又一次的威胁侦探马洛通过俏皮话度过难关反败为胜卷土重来我觉得这可以作为一个很好的写作寓言写作面临的威胁是说错话——说错话总是难免的——但你必须马上想出正确的话来抵消它这里的正确不是指不犯错就行了而是要抢先一步把蠢话扼杀在摇篮里
DS: 作为四十多年来纽约艺术圈起起落落的见证者你绝对可以写出一本真正聪明的回忆录
PS: 多不容易啊我太专注于自我了我只知道别人对我的影响我处理信息都是通过我的……
DS: 所有人都是所以才会有主观这个词嘛
PS: 好吧你说的没错可能更多的是我不信任我的记忆——或记忆本身记忆不是记录记忆是个大口袋里面装满了我们喜欢相信或者忍不住相信的故事回忆录给我的印象是一堆谎言它们也许是出色的文学作品我不是讨厌回忆录作者我只是不理解他们一个人怎么可能确信过去发生过什么我喜欢艺术作品的一点在于它们总是静止不动的你可以立足现在一遍遍回去检查和修改你的记忆艺术评论就是我的自传模式
DS: 什么都可以当成自传来读但我认为借用艾略特对艺术的定义来说艺术评论基本上算是对个性的一种逃避评论家可以在一个其价值确信无疑的事物中找到避难所
PS: 艺术不一定要有价值我从不预设艺术品的价值
DS: 没错你不断反对把艺术当作推动社会进步的力量但我猜你内心仍然偷偷认为艺术从本质上讲是有价值的
PS: 艺术没有什么与生俱来的本质属性艺术能得到社会的认可当然很好尽管这种认可也许只是一厢情愿的夸大我们无法排除这套东西整个就是一坨狗屎的可能性

Deborah Solomon纽约时报杂志的专栏作家著有乌托邦公园大道约瑟夫·柯内尔的生活和作品》(Farrar, Straus and Giroux, 1997)。

Peter Schjeldahl1998年以来一直为纽约客写艺术评论

  
·王冠:艺术理论为何不讨喜
·CYAP项目负责人李国华专访
·Hi21新锐艺术市集运营总监李宜斐专访
·杨画廊创始人杨洋专访
·青年艺术100执行总监彭玮专访
查看更多>>  

·阿布扎比卢浮宫揭开神秘面纱
·搜·藏·晒
·《艺术+拍卖》艺术权力榜单
·设计师丹-罗斯加德
·“气球”系列灯具
·班克斯支持占领伦敦运动(图)
·法贝热的复活节彩蛋
·梦露戏服将举行第2次拍卖
·专家声称又发现达芬奇作品
·摄影师拍摄艺术界名流办公桌
查看更多>>  

·哪10位年轻艺术家2015年最具市场价值
·忧伤呀,忧伤!那无处安放的青春忧伤
·国内外青年艺术家成长路径比较
·给年轻艺术家的信
·阿布扎比卢浮宫将在巴黎展出其永久藏品
查看更多>>  

 
今日艺术网旧版: 艺术新闻 | 艺术批评 | 展 览 | 艺术财经 | 人物 | 美术馆 | 艺术经典 | 艺术教育 | 图片中心 | 图书资讯
大学生年度提名展( 2013 | 2012 | 2011 | 2010 | 2009 | 2008 | 2007 | 2006 )
关于我们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联系电话:010-58760011 转 335/350/351 投稿信箱:info@vrdam.org
版权所有 © 2006-2013 今日艺术传媒  备案:京ICP备09018479号-1
今日艺术网微信公共平台
官方微信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