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首论频道 > 详细内容
“咬嚼”战役
                            
日期: 2008-6-17 10:38:37    作者:黄晓宁     来源: 凤凰周刊    

2008年初,央视名牌文化栏目《百家讲坛》成为国内著名咬文嚼字杂志社的“咬嚼”对象。于丹、王立群、孔庆东等学者在《百家讲坛》及相关图书中的语文差错被该杂志社逐月“咬”出,并通过其他媒体的传播,成为一个又一个文化新闻热点。

■大陆文化圈的“咬嚼派”■

作为中国出版界第一份纠正社会语言运用的刊物,《咬文嚼字》成名已久。不过,该杂志在1995年1月创刊的时候,还只是一份发行量只有550份的地区小刊,编辑只有两人,其中一人还是兼职。主编郝铭鉴,当时一个人要撰写刊物上的一半文章。

为了扩大影响力和知名度,杂志社发起了一个“向我开炮,一字千金”的活动,邀请读者给杂志纠错,如果读者发现一个差错,就会受到1000元人民币的奖励。此举果然奏效:在活动发起的当月,杂志竟两次加印,发行量激增至两万本。此后每一年,该杂志社都会发起一个社会活动。这一年挑包括《人民日报》、《解放日报》和《文汇报》在内的12家大报的语文毛病,下一年为北京、天津和上海等12座大城市的标语“洗脸”。几年下来,《咬文嚼字》在业内做出了名气,受到编辑、记者、主持人、文秘和老师等文字工作者的欢迎。

不过《咬文嚼字》被广大国人知晓,还是因为2003年金文明和余秋雨之间的那场沸沸扬扬的笔墨官司。当时,该杂志的编辑金文明发现了余秋雨散文中的诸多文史差错,写了许多篇文章在《咬文嚼字》上发表,后又写成了《石破天惊逗秋雨》一书,指出余秋雨在《文化苦旅》、《山居笔记》和《霜冷长河》3本散文集中犯下的126处差错,7个有待商榷之处。面对此书,余秋雨不以为然,反而指出金文明“不理解死文字与活文字的关系”,并顺带扣了整个咬文嚼字杂志社一个帽子,称其为“咬嚼派”,指其只知道纠缠真伪难辨的文史细节,而对大一点的文化学术课题一片茫然,“心中没有大文化,对年轻人创造性思维损害太大”。

那场公案至今尚无定论,但“咬嚼派”这个词却留了下来。《咬文嚼字》主编郝铭鉴表示,他本人不但乐于接受“咬嚼派”这个封号,还有一种“修成正果”的感觉,因为“文化吸收的过程,说到底就是一个咬嚼的过程,而在咬嚼的过程中如果发现石子,那自然要把它吐出来”。

经过和余秋雨的那场笔战,《咬文嚼字》非但没有一蹶不振,反而将“咬嚼”的对象集中到那些具有广泛社会知名度的作家、学者和文化活动上。他们“咬”了以王蒙为首的12位作家,“咬”了包括赵忠祥《岁月随想》在内的12本明星书,从2006年开始“咬”央视春晚的字幕差错,到今年开咬《百家讲坛》,可谓一脉相承,越战越勇。尽管杂志社始终宣称,他们的纠错是“对事不对人”,但不可否认的一点是,“咬嚼”名人让其获得了广泛的社会关注。

■被“咬”对象的反应■

让郝铭鉴主编欣慰的是,并不是每一位被“咬嚼”的对象都像余秋雨。大部分被揪出错来的作家、学者,都虚心地接受了意见,有些还“不打不成交”地和杂志社的编辑成了好朋友。

比如刘心武。他的《刘心武揭秘〈红楼梦〉》第一、第二部被杂志社揪出不少错处,但他不仅不生气,反而真诚地向杂志社表达了谢意。在该书第三部出版之后,刘心武主动给该杂志社的编辑寄了一本书,另附一信,其间列出他自己已经挑出的毛病,并希望编辑部能有更多发现,让出版社在再版图书时将那些错误一并改正。再比如孔庆东主讲的《正说鲁迅》及出版物,被杂志社指出有8处语言、文学知识差错,孔庆东在回信中承认这些批评“大部分都是对的”。即将被“咬嚼”的易中天,用了三个“绝对”来强调自己的欢迎之意。

更有些被“咬嚼”对象,主动邀请咬文嚼字杂志社登门授教,以求将语言运用中的错误减少到最低限度。2006年,《咬文嚼字》在当年央视春节联欢晚会的字幕中挑出了28个错误。晚会导演甲丁惭愧之余,邀请该杂志的编辑来年入驻春晚剧组。2007年的除夕,该杂志社派出王敏和黄安靖两位专家来到春晚工作现场,协助负责字幕的四个小组,大约十三四个工作人员操劳忙碌。在顺利完成任务之后,两位专家向春晚工作组指出,负责字幕的人手不足,建议央视加强这方面的工作。到了今年的春晚,负责字幕工作的人员增加到了30多个,与此相应的是,晚会的字幕错误减少到10个。

而前一阵子,《咬文嚼字》将《王立群读〈史记〉之汉武帝》一书咬出8处错误,其中包括一些比较低级的常识性错误。王立群为此真诚道歉,欢迎大众继续挑错,但也不客气地指出,该书出版方长江文艺出版社也要为这些错误负责。据王立群的说法,出版社为了适应读者的胃口,对他的文本作了一些删节改动,结果却帮了“倒忙”。王立群这么说其实还算是客气的,事实是,许多出版社为了赶上市场“卖点”而仓促出书,在编辑、校对上非常马虎,造就了“无错不成书”的局面。至于电视台的字幕,那更是错误百出。《百家讲坛》在这方面还算出色;有些电视剧、电视栏目上的字幕,已经错到荒谬的地步。比如电视剧《历史的选择》中,毛泽东面对严峻的形势说道:“廉颇老矣,一饭三遗矢”荧屏下方的字幕赫然是:“脸谱老爷,一翻三仪式”

在《咬文嚼字》的编辑看来,像出版社、电视台这样的大众媒体,应该起到规范语言用法的示范作用。也正因为如此,他们对于今年“咬嚼”《百家讲坛》的活动尤为重视,因为那能起到“一石三鸟”的效果:一来监督电视台,二来监督出版社,三来监督这些走上大众传媒普及经典文化的专家学者。

■反对汉语的粗鄙化倾向■

话说回来,对于《咬文嚼字》杂志的“咬嚼”行为,社会上并非是一片叫好声。不少人和当年余秋雨怀有类似的看法,认为该杂志在纠错的时候过于斤斤计较,有时未免小题大做、失之迂腐。

比如,该杂志曾经指出,央视主持人董卿在某届春晚上赞美舞蹈《小城雨巷》“美仑美奂”,而这个成语原本是形容建筑物的,用来形容舞蹈似乎不妥。再比如,该杂志曾多次指出,人们现在喜欢用“七月流火”来形容天气炎热,但实际上,这个词最早见于《诗经》中的《国风·豳风·七月》,意思是天气转凉(“七月”指的是阴历七月,也就是夏秋之交,“火”指的是心宿二,“流火”指这颗星向西移动),和人们根据字面而遐想的意思截然不同。

针对这一类的“纠错”,有专家指出,语言在发展过程中有着正常的语义变迁,像“明日黄花”、“空穴来风”都是这方面的例子。在今天这个时代,用“七月流火”来形容天气炎热,至少是可以商榷的;用“美仑美奂”来形容建筑以外的一些事物,其实也未尝不可。经过一番思辨,《咬文嚼字》的编辑同意了这种说法,但他们同时也指出,这种接受要有一个限度。当一个平面广告用“坐怀不乱”来形容一个沙发带给人们的舒适享受,那显然是大大不妥的;“超女”周笔畅写真集那套用成语的书名《非笔寻畅》,更是不知所云。

而更为重要的问题是,在这个网络时代,人们的语言创造力似乎极为旺盛,新词新语层出不穷。根据社科院的统计,现在的中国社会一年会多出1000多个新词,平均一天多出3个。而对于类似“白奴”(指白领+房奴、车奴)、“冻容”(指女生善于保养,容颜不老)、“粉头”(古时的妓院用语,现指歌迷影迷的组织者)这样的新生词汇,该杂志基本上报以批评的态度。

《咬文嚼字》的回应是,语言确实有着变化、创新与再生的能力。因此,对于某些新词,他们会采取“观望”的姿态,但是,对那些一味追求颠覆、拒绝汉语规则,甚至有意要“扭断语法的脖子”的新词新语,他们绝对不能容忍。

在主编郝铭鉴看来,眼下社会语文最严重的问题,是人们不再尊重文字,语言运用呈现出草率化、朦胧化、粗鄙化、游戏化的特点。汉语历来有“雅言”的传统,古人对于文字有一种敬畏之情。如果纸上写了字,那张纸即使作废也不能乱扔,只能烧掉。所谓“两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虽然有些夸张,却也是真情流露。但现在,中国人不但不会执着地推敲,反而有一种文字审丑的倾向。语法规则被随意推翻,语言表达充满困惑,对联既不讲平仄,也不分虚字实字,更有媒体和广告商为了标新立异,随意玩弄文字游戏。一则房地产广告,广告语竟会是“你有二房么?”或者“车事,房事,烦心事”;电视小品中的“相当”一词,被许多学生错当成同类副词中的最高级;近日流行的“很×很××”语式,人们不但不以为丑,还反复搬用,不亦乐乎。汉语粗俗之风,铺天盖地。

在这样的环境下,《咬文嚼字》所做的规范语言运用工作,不过就是呼唤一种传统文化精神,一种华人最基本的、对于文字的端庄态度。他们的喊声也许微弱,所幸,听到的人越来越多。

  
·王冠:艺术理论为何不讨喜
·CYAP项目负责人李国华专访
·Hi21新锐艺术市集运营总监李宜斐专访
·杨画廊创始人杨洋专访
·青年艺术100执行总监彭玮专访
查看更多>>  

·阿布扎比卢浮宫揭开神秘面纱
·搜·藏·晒
·《艺术+拍卖》艺术权力榜单
·设计师丹-罗斯加德
·“气球”系列灯具
·班克斯支持占领伦敦运动(图)
·法贝热的复活节彩蛋
·梦露戏服将举行第2次拍卖
·专家声称又发现达芬奇作品
·摄影师拍摄艺术界名流办公桌
查看更多>>  

·哪10位年轻艺术家2015年最具市场价值
·忧伤呀,忧伤!那无处安放的青春忧伤
·国内外青年艺术家成长路径比较
·给年轻艺术家的信
·阿布扎比卢浮宫将在巴黎展出其永久藏品
查看更多>>  

 
今日艺术网旧版: 艺术新闻 | 艺术批评 | 展 览 | 艺术财经 | 人物 | 美术馆 | 艺术经典 | 艺术教育 | 图片中心 | 图书资讯
大学生年度提名展( 2013 | 2012 | 2011 | 2010 | 2009 | 2008 | 2007 | 2006 )
关于我们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联系电话:010-58760011 转 335/350/351 投稿信箱:info@vrdam.org
版权所有 © 2006-2013 今日艺术传媒  备案:京ICP备09018479号-1
今日艺术网微信公共平台
官方微信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