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艺术家蔡国强个人主页 大事记
蔡国强简介
蔡国强相册
蔡国强工作室
蔡国强作品库
蔡国强访谈
蔡国强批评文论
蔡国强大事记
蔡国强小档案
蔡国强艺术活动
 
艺术家搜索
艺术家拼音字母检索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蔡国强相册
蔡国强在埃及
蔡国强大事记
蔡国强大事记
1957年
12月8号,蔡国强出生于福建省泉州市,父亲蔡瑞钦一直热衷于历史、书法和中国画,所以蔡国强自幼受到传统中国艺术熏陶;
母亲生蔡国强的时候难产,折腾了两天两夜,医生最后要祖母决定保大人还是保孩子。祖母很干脆的说:两个都要,后来找人算命说他的八字很好。作为家里的长孙,蔡国强备受家里人的器重,还有一个弟弟、两个妹妹,父亲花了很多心血在蔡国强身上,比如从小就让他读《史记》、《红楼梦》等。蔡国强父亲的工作是在新华书店管理内部刊物,这类刊物只有市宣传部长级以上干部才看得到,这对蔡国强的影响很大;

1964年—1970年
蔡国强比大多数孩子早半岁上小学,是学校的文宣队队长,还是纠察队长;
上学前他已经认识了很多汉字,所以小学时候拼音没有好好学过,这也成为他后来的麻烦,比如不会用拼音打字,普通话发音也因此受了些影响;
小学四年级前蔡国强的成绩很优秀,因为还没有数学课,只是算术;

1971年—1974年
初中参加了学校组织的文艺宣传队,在学校里非常活跃。这段时间蔡国强也产生了强烈的逆反心理,福建华侨带回来的零星的国外信息,常常使他感到世界其实很广阔,也使他对中国文化大革命时期的那套意识形态产生了怀疑;
初中还没毕业,蔡国强就考入了泉州市文宣队,文宣队只招十几个新学员,进了文宣队就意味着成为了国家干部,所以考进市文宣队是很厉害的一件事。那时文宣团里多唱高甲戏演绎的样板戏,闲时蔡国强就和一帮写诗歌、小说的朋友一起玩,学拉小提琴、画画等等,开始寻找个人主义的东西,朦胧中他已经觉得以后应该当一个画家;

1976年
毛泽东逝世,文化大革命终结,改革开放刚刚开始,而他始终对政治抱持一种观看的姿态;
1978年
和学画少女吴红虹认识,被邀请作伴室外写生,很快成了情侣;

1980年
一直在泉州的地方戏剧团工作,设计舞台布景教会蔡国强很多戏曲的写意手法;
那时候经常公为私用买些油画颜料和工具,自己做油画创作;

1981年—1985年
考入上海戏剧学院舞台美术系。教画画的老师是留苏回来的,叫周本义,对蔡国强的影响非常大。那个时候上海戏剧学院已经开始接受西方舞台美术的影响,老师去美国考察也带回来许多先进的理念和思想;
偶然的机会,和曾任紫禁城出版社社长的李毅华成了好朋友。在从福州回泉州的途中,汽车抛锚时,他们是仅有的两个有小资产阶级情调的人——到田间地头散步,友谊也就此开始。李毅华帮助蔡国强打开了一个更大的世界,让他认识了北京的存在,后来去日本也是李毅华做的桥梁;
大学期间,剧团每月还会发给蔡国强工资,比起一般同学生活要优越一些。而且因为他考入大学时,比一般同学年纪大,也显得成熟,所以可以去老师用的图书馆看书,并与老师合作作品;
大学毕业前,蔡国强已经在酝酿出国的事,有了出国的想法,大学几年里,和吴红虹利用暑假游历了国内的文化名地,自己掏钱去新疆、西藏、敦煌。他想要利用出国之前的时间尽量多体验一些中国灿烂的传统文化和大自然的气魄,好成为以后创作的基础,同时,这个过程也帮助了他的人格开放和大格局的形成。蔡国强一直对传统很着迷,和当时很多前卫艺术家抱着打倒传统、体制的想法不同;

1984年
蔡国强的创作发生了转折性的变化,开始尝试新材料和技法,也是在这一年,在创作中开始运用火药和西方的符号、技术。他的作品多是很个人化的,不用艺术表现对体制的歌颂也不使用艺术来反体制,因为他不大相信艺术能够直接改造社会,这种看似两面不讨好的艺术使得蔡国强在当时还不算是活跃的艺术家。但另一方面,在创作上表现出了对当时时空压抑的自由发泄,在尊重传统基础上的自由;
那时候泉州很多朋友同学的家里做鞭炮赚钱,通过他们能从很多渠道弄到火药。蔡国强开始不懂得如何控制爆炸,不清楚火药的各种成分,也不关心它们配置的比例,只是不停的试验,怎样可以让它炸的更猛,经常烧得一塌糊涂。偶然的一次,祖母用麻布片盖熄了燃烧的画布,使蔡国强受到了启发;

1985年
参与主办了第一次展览。展览开在福建省福州市美术馆,名为“上海、福建青年现代美术联展”;
同年,参与福建省“武夷山野外展”;

1986年—1995年
1986年12月13号,赴日本留学,半年后他的未婚妻吴红虹也到了日本留学;
到日本后蔡国强先读了两年语言学校,当时整天忙于各种活动,带着100多公斤火药作品去日本,他的展览上了日本国家NHK电视台的早间新闻。在最初进入语言学校时,蔡国强没有选择去打工,而是专心于语言和做作品,因此最初的生活没有保障,曾经维持了一个多月用面粉和鸡皮煎饼吃的生活。蔡国强清楚地记得刚到日语学校时他自己卖出了第一张画给同学,特意画得很漂亮的风景画,赚了70美元。
那段时间为了生活,蔡国强在农村卖过不少画,当时日本的磐城市民众给了他很大帮助,他曾特意在那边做过许多小作品留下;
日本语言学校通常只允许读两年,在这期间,蔡国强因为四处作展览而没有申请大学,眼看没有签证将要回国的时候,被国家电视台报道的那则新闻所救,移民局同意他在语言学校多读了半年,然后考上了筑波大学,后来取得了艺术家签证居住日本;

1987年
由日本外国记者俱乐部举办了蔡国强在日本的首次个展,后来他陆续参加了很多日本各种美术家协会举办的群展。比如在日本东京都美术馆举办的独立展、亚洲美术展等,也拿了一些奖,比如新人大奖、富士电视国际奖,这些活动都是在他正式进入日本当代艺术界之前的活动;

1988年
在东京以及郊外的一批私人画廊中举办各种小型个展。评论家鹰见明彦为这些展览撰写专文介绍,并发表在《美术手贴》上——日本发行量最大的艺术刊物。这些宣传促使大众进一步了解了蔡国强的工作;

1989年
开始创作“为外星人作的计划”系列作品,这个系列是一直到现在仍在进行的作品,并于“'89多摩川福生野外美术展”上具体实施,这是他第一次在室外做的大型爆破艺术。作品:《人类之家——为外星人作的计划第1号》,东京,日本;
这一年,中国美术馆举办了现代艺术大展,蔡国强被邀请参加展览,他没有在展览中展出作品,但专程从日本回国在展览中讲演;
12月14日,长女蔡文悠出生;

1989年—1991年
在国立筑波大学综合造型艺术研究室,读了两年研究生,方向是“现代艺术研究”。当时他已经在四处作展览了,所以每周只去学校一两次帮导师做作品,其他时间做自己的展览;

1990年
个展“1988-89的工作”,大阪府立当代美术中心,日本;
“中国明天”,作品:《人类为他的45.5亿年的星球作的45个半陨石坑——为外星人作的计划第3号》,布什尔村,法国。这是他第一次在西方做作品,同时也是策展人费大为第一次在西方策划的展览;
“都市美术馆——天神90”,作品:《我是外星人——为外星人作的计划第4号》,福冈市政府大厦,日本;
“第7届日本牛窗国际艺术节”,作品:《胎动——为外星人作的计划第5号》,冈山, 日本;

1991年
蔡国强作为日本艺术家的代表应邀前往美国,但当时的日本政府没有同意;
个展“原初火球——为计划作的计划”,P3艺术和环境研究院,东京,日本。在这个展览中,
他把各种关于外星人的计划都做成了屏风,并通过火药把创意和理念展示出来。这次个展正式奠定了蔡国强在日本美术界的地位;
群展“非常口——中国前卫艺术展”,作品:《天地悠悠——为外星人作的计划第11号》,香椎火车站旧址及三菱地产展览馆,福冈,日本;

1992年
个展“哭墙——来自400辆汽车的发动机”,IBM川崎市民展览馆,日本;
群展“电信时代的美术展”,作品:《人类的神话——为外星人作的计划第12号》,维也纳, 奥地利;
“寻找宇宙树—亚洲当代美术之旅”,作品:《火箭史》,琦玉县立现代美术馆,日本;“遭遇他者—卡塞尔国际美术展”,作品:《胎动II—为外星人作的计划第9号》,汉谬店军事基地,德国;

1993年
受法国卡地亚当代美术基金会邀请于巴黎创作活动三个月;
个展“龙脉”P3艺术和环境研究院,东京,日本;
“万里长城延长一万米—为外星人作的计划第10号”,嘉峪关市,中国;
群展“沉默的力量”,作品:《牛津的彗星—为外星人作的计划第17号》,牛津现代美术馆,英国;
“野外制作’93”,作品:《文明葬》,滋贺县立陶艺之森,日本;
1994年
群展“亚洲散步”,作品:《散步》,资生堂画廊,东京,日本;
“开放系”,作品:《宇宙图案—为水户作的风水计划》水户市艺术馆当代美术中心,日本;“亚洲的创造力”,作品:《地球也有黑洞—为外星人作的计划第16号》,广岛当代美术馆及日本陆军司令部基地旧址,日本;
个展“混沌”,世田谷美术馆,东京,日本;
个展“关于火炎”,东京画廊,日本;
个展“地平线—为外星人作的计划第14号”,磐城市海面,日本;
个展“来自环太平洋”,磐城市市立美术馆,福岛,日本;
个展“生命历”,APA画廊,名古屋,日本;
“平安建都1200年祭”,作品:《来自长安的祝贺》,京都市政府广场,日本;
“巴府艺术节——源泉”,作品:《天梯——为外星人作的计划第20号》,巴府,英国;
日本最大的报纸《读卖新闻》以“西方衰落,蔡国强活跃的一年”为年终回顾文章的标题;

1995年
群展“第51届斯科里夫斯陶艺年展”, 作品:《大器未成》,斯科里夫斯大学美术馆,加州,美国;
第一次参加威尼斯双年展,作品:《马可波罗遗忘的东西》,意大利;
获得了日本文化设计奖,因为在美国工作生活的缘故,蔡国强开始对现实社会中的政治和文化主题产生关注;
“第1届约翰内斯堡双年展”,作品:《有限制的暴力—彩虹:为外星人作的计划第25号》,约翰内斯堡发电厂等,南非;
“开馆纪念展,日本的当代美术1985-1995”,作品《东方——三丈塔》,东京都当代美术馆,日本;
“水波”,作品:《桥》,东京和多利当代美术馆以及青山市街,日本,这次展览是蔡国强第一次与策展人杨·荷特的合作,在此之后,他们合作了9次展览;
“暝想”,作品:《东亚》,湖岩美术馆,汉城,韩国;
在日本期间他的创作活动,很快成了媒体、现代艺术界以及政派推崇的焦点。就在这一年,日本政府同意蔡国强作为“日美艺术家交流项目”日本艺术家的代表,同美国艺术家交换,因此得到美国亚洲文化协会邀请,于9月来到美国,参加纽约P.S.1美术馆国际工作室计划创作、活动一年,这之后,获得了华盛顿政府的特批定居美国;

1996年
蔡国强在亚洲文化协会的帮助下到美国内华达州核试验基地考察。经过美国国防部、能源部、联邦调查局等重重审查后,蔡国强成为第一个进入美国军事重地的中国大陆人;
见到了核试验后的现场,令蔡国强感到震撼,开始了《蘑菇云》系列作品的创作,作品《有蘑菇云的世纪》在美国也引起了强烈反响,这件作品后来入选了美国出版的《战后世界当代艺术史》,成为封面作品。20世纪物质文明迅速发达,原子弹的产生终于让人意识到:这个由人类创造的文明最终可以毁灭人类自己。所以原子弹的发明对人类文明史有转折的意义。由它产生的蘑菇云成为最有力量、最有象征性的20世纪视觉符号;
个展“有蘑菇云的世纪——为20世纪作的计划”,内华达核试验基地,犹他州,盐湖,纽约,美国;
“亚洲、大洋洲三年展”,作品:《龙或彩虹蛇——一个受祝福或被畏惧的神话》,昆士兰美术馆,澳大利亚;作品制作中焰火工厂发生爆炸事故,火药厂的老板严重烧伤,装载火药的卡车在最后关头开出了火海,免于造成更大损失和伤害,但蔡国强的作品在事故中被炸毁,使得展览不能如期举行;?
“雨果·巴斯奖”,作品:《龙来了!狼来了!成吉思汗的方舟》,古根海姆美术馆,苏荷馆,纽约,美国,是他在美国主流艺术界的正式亮相,被《纽约时报》评为“一匹黑马”;?
群展“在20世纪的废墟里”,作品:《螃蟹之家——为20世纪作的计划》,P.S.1美术馆,纽约,美国;
“天地之间——今日日本美术”,作品:《成吉思汗的方舟》,名古屋市美术馆,日本;塔马约美术馆,墨西哥;
“普遍性”,第23届圣保罗双年展,作品:《圆盖——为20世纪作的计划》,巴西;
“火的起源和神话——日中韩新美术”,作品:《小心火》,琦玉县现代美术馆,日本;

1997年
获得日本第一届织部奖;
个展“飞龙在天”,路易斯安那现代美术馆,丹麦,这是蔡国强第一次在欧洲美术馆举办的个展;
8月,于纽约皇后美术馆完成了第一个在美国美术馆举办的个展“文化大混浴——为20世纪作的计划”;
“第五届伊斯坦堡双年展”,作品:《彼岸》,土耳其;
群展“心动——亚州散步II”,作品 :《天机》,资生堂画廊,东京,日本;
“令人担心的行为艺术”,作品:《有病治病,无病防身》,芝加哥当代美术馆;圣地亚哥美术馆;圣菲展览馆,美国;
“未来、现在、过去”第47届威尼斯双年展主题馆,作品:《龙来了!》意大利;
“动感城市”,作品:《红色高尔夫》,维也纳分离派美术馆,奥地利;波尔多美术馆,法国, 路易斯安那现代美术馆,丹麦;黑瓦特画廊,伦敦,英国;

1998年
个展“不破不立——引爆台湾省立美术馆”,台湾省立美术馆,台中,台湾,该计划间接引爆了台湾省立美术馆馆长倪再沁的辞职事件;
“三宅一生——做东西”, 这是第一次与时尚设计师三宅一生合作的作品,作品:《龙,炸三宅一生服装》,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巴黎,法国;
“欲望场域——台北双年展”,作品:《金飞弹》,《广告城》,台北市立美术馆,金飞弹的发射使台北松山机场关闭了十分钟,广告城的作品引起了官僚干涉禁止公共机构为企业做广告和艺术界奋起保护作品、捍卫艺术自由的极大风波;
“动感城市”,作品:《红色高尔夫》,P.S.1美术馆,纽约,美国,展出了蔡国强大量未能实现的作品计划;
“胡思乱想”诚品画廊,台北,台湾;
群展“残迹——墨尔本艺术节”,作品:《肃静》,澳大利亚;
“全球视野——90年代的新艺术”,作品:《龙来了!》,Deste基金会,雅典, 希腊;
“天地之际”,作品:《纽约蚯蚓室》,巴德学院策划人研修中心美术馆,纽约,美国;
“创伤:当代艺术中的民主与救赎”,作品:《分海——为外星人作的计划第30号》,斯德哥尔摩现代美术馆,瑞典;

1999年
个展“我是千年虫”维也纳美术馆,奥地利;
“全面开放”,作品:《威尼斯收租院》,第48届威尼斯双年展,意大利,获得第48届威尼斯双年展国际金狮奖,在国内掀起了是否侵权以及关于后现代主义表现手法的极大争议;
“动感城市”,作品:《红色高尔夫》,克斯马当代美术馆,赫尔辛基,芬兰;
“三宅一生——做东西”,作品:《龙,炸三宅一生服装》,ACE画廊,纽约,美国;
群展“超越未来——亚太三年展”,作品:《过桥》,昆士兰美术馆,布里斯班,澳大利亚;“黑里亚在美术馆”作品:《黑里亚垃圾山改造计划》,特拉维夫美术馆,以色列;
“世界艺术对话”,作品:《不信神的世纪》,路德维奇美术馆,科隆,德国;
“寻找一个空间”,作品 :《灯塔》,第三届圣菲国际双年展,美国;
“2000年大全景”,作品:《做最后的晚餐》,中心美术馆,乌得勒支,荷兰;

2000年
“无止境——MoMA2000”,作品:《草船借箭》,纽约现代美术馆,美国;
“越后妻有三年展”,作品:《什么都是美术馆第1号:DMoCA·龙当代美术馆》,新泻,日本,这是蔡国强创建的第一家美术馆;
“第12届悉尼双年展”,作品:《写生表演》,悉尼,澳大利亚;
“2000年惠特尼双年展”,作品:《你的风水没问题吗?》,惠特尼美国艺术博览馆,纽约,美国;
“三宅一生——做东西”,作品:《龙,炸三宅一生服装》,东京都当代美术馆,日本;
个展“为计划作的计划”,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巴黎,法国;
个展“走上楼梯”,纽约军械库,纽约,美国;
群展“上海·海上——上海双年展”,作品:《为大众作的自我宣传》,上海美术馆,中国;
“媒体城市汉城”,作品:《大爆炸·小爆炸》,汉城大都会美术馆,汉城,韩国;
“抵抗行动”,作品:《大爆炸·小爆炸》,库得米斯里拉文化中心,西班牙;
“分享异国情调——第5届里昂双年展” 作品:《文化大混浴》,里昂,法国;
“艺术无限——巴塞尔2000年”,作品:《龙年》,第31届巴塞尔博览会,瑞士;
“跨越界限”,作品:《空中浴盆》,S.M.A.K当代美术馆,根特,比利时;
“大地的安宁”,作品:《礼炮》,巴依亚现代美术馆,萨尔瓦多,巴西;
“向外行驶——90年代之路”,作品:《龙来了!》,休斯顿当代美术馆,美国;

2001年
个展“随意的历史”,里昂当代美术馆,法国;
完成了蔡国强迄今为止最大规模的爆破作品“APEC大型景观焰火表演”,上海,中国;
策划“什么都是美术馆第2号UMoCA”开馆展:《倪再沁个展》,托斯卡尼,意大利,这是他创建的第二家美术馆;
“99个塔”,磐城画廊,福岛,日本;
“印象油画草图”,史考特艺术馆,温哥华,加拿大;
“水墨写生表演”,当代艺术馆,温哥华,加拿大;
“横滨三年展”,作品:《来自天上的焰火》,横滨,日本;
“清爽”,作品:《为双年展服务》,第49届威尼斯双年展,意大利;
“松斯贝克第九届——当地与焦点”,作品:《像画家那样,像画那样》,阿纳姆,荷兰;
“巴伦西亚双年展”,作品:《为烧塔作的草图》,巴伦西亚,西班牙;
“分裂——为殷梅现代舞所作的舞台设计”,圣马克教堂,纽约,美国;

2002年
个展“移动的彩虹”,纽约现代美术馆,纽约,美国,在9·11以后,这个计划使纽约重新回到了有焰火、有爆炸的正常生活;
个展“蔡国强艺术展”,上海美术馆,上海,中国;
个展“蔡国强——空灵的花”,特伦托市立美术馆,特伦托,意大利;
个展“蔡国强的茶室——向冈仓天心致敬”,雕刻之森美术馆,神奈川,日本;
群展“意外”,作品:《今宵如此美丽》,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巴黎,法国;
“广州当代艺术双年展——重新解读·中国实验艺术十年”,作品:《万花镜·时光隧道》,广东美术馆,广州,中国;
“第三届蒙特利尔双年展”,作品:《印象油画草图——移动的彩虹》,蒙特利尔,加拿大;
“画廊展”,作品:《钱袋》,皇家美术学院,伦敦,英国;
“红色大陆—中华”,作品:《梦》,光州市立美术馆,光州,韩国;
“2002视觉艺术展”,作品:《逆流》,里莫力克市立美术馆,里莫力克,爱尔兰;
“某会”,作品:《蜘蛛网》,浙江图书馆,杭州,中国;
“治疗的艺术”,作品:《艾炙——给非洲》,艾普克艺术画廊,纽约,美国;
“关系的必要性”,作品:《万花镜》,市立当代美术馆,特伦托,意大利;
“不用绘的画展”,作品:《为“走上楼梯”作的草图》,莱比锡美术馆,莱比锡,德国;

2003年
小女儿文浩出生;
个展“叶公好龙:为泰德现代美术馆作的爆炸计划”,泰德现代美术馆,伦敦,英国;
个展“天空中的人、鹰与眼睛——为埃及西瓦作的风筝计划”,锡瓦,埃及;
个展“光轮”,为中央公园作的爆炸计划,纽约,美国;
个展“爆炸事件——中央公园上空的光轮”,亚洲协会美术馆,纽约,美国;
策划“DMoCA龙当代美术馆”开馆展:《Kiki史密斯个展》,新泻,日本;
个展“来自天上的焰火”,加州大学,柏克莱美术馆,柏克莱,美国;
个展“蔡国强——随意的历史”,S.M.A.K.当代美术馆,根特,比利时;

2004年
个展“蔡国强——不合时宜”,麻州当代美术馆,诺斯亚当,美国;
个展“蔡国强——旅行者”,史密松博物馆;赫希杭美术馆/ 莎可乐美术馆,华盛顿,美国,该展览促成了华盛顿历史上第一次现代美术馆和亚洲美术馆的联合展览;
“Miramar空中表演”,作品:《在天空绘山水画》,Miramar 空军基地,圣地亚哥,美国;
空中表演方案为:两架飞机飞行过程中由高空左右飞出,拉出的烟雾组成“山”型线条,另外四架飞机由高空下降画出“瀑布”和“河流”的线条。
在蔡国强《在天空绘山水画》这项计划之前的一个节目的表演飞机由于过于冒险驾驶失误,在靠近地面时机毁人亡;
与建筑家萨哈·哈蒂合作“雪展”,作品:《用伏特加抚摸萨哈·哈蒂》,罗凡尼亚米,芬兰;
群展“亚洲文化协会40周年”,作品:《红星飞碟》,林肯爵士中心,纽约,美国;
“颠倒中的过去”,作品:《为“在天空绘山水画”做的草图》,圣地亚哥美术馆,美国;
“第二十六届圣保罗双年展”,作品:《一路顺风》,巴西;
“鹿特丹国际电影展——乍现电影”,作品:《今宵如此美丽》,鹿特丹,荷兰;
在台湾金门岛创建BMoCA金门碉堡艺术馆,这是他创建的第三家美术馆,策划了18名艺术家的个展;

2005年
合作策划“第51届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意大利;
《不合时宜》获国际艺术评论家协会美国分会年度最佳美术馆个展及最佳美术馆装置作品奖;
个展“龙卷风:为中国文化年做的爆破计划”,甘乃迪表演艺术中心,华盛顿,美国;
个展“天堂”,札凯恩塔国家美术馆,华沙,波兰;
个展《黑彩虹》是蔡国强第一次在白天做焰火作品,从这个作品起黑烟这种材料被利用到作品里,瓦伦西亚现代美术馆,瓦伦西亚,西班牙;
个展“暗黑中的生命”,水果市场美术馆,爱丁堡,英国;
群展“为这个世界而做”,作品:《过桥》昆士兰美术馆,布里斯班,澳洲;
“翻译”,作品 :《龙来了!》,当代艺术中心东京宫,巴黎,法国;
“建筑物可以策展吗?”,作品:《金门碉堡艺术展》,建筑市集,纽约,美国;
“偷天换日”,作品:《电视购画》,台北当代美术馆,台北,台湾;
“我的私人英雄”,作品:《飞毯》、《自动消毁》,赫尔福特马尔塔美术馆,赫尔福特,德国;
“普世经验:艺术、生活和游客经验”,芝加哥当代艺术馆,芝加哥,美国;
“现在做梦”,作品:《梦》洛思美术馆,布兰代思大学,华尔申木,麻州;

2006年
个展“撞墙”,德意志古根汉美术馆,柏林,德国;
个展“长卷”,加拿大国家美术馆,石温尼根,加拿大;
发起“长征——中国现代艺术教育座谈会”,延安,中国;
个展“透明纪念碑”,大都会博物馆,纽约, 美国;
个展“不合时宜”,圣塔菲美术馆,新墨西哥州圣塔菲,美国;
群展“书在当代中国艺术中的再创”,美华协会,纽约,美国;
“捕风捉影:蔡国强与林怀民的风影”,诚品画廊,台北,台湾,同时与林怀民合作舞蹈“风影”在台湾国立剧场演出;
应贝聿铭邀请的展览“水巷寻梦”,苏州博物馆新馆开馆展,苏州,中国;
“Eldorado”,美术馆落成开幕展,卢森堡现代美术馆,卢森堡;

2007年
群展“六十亿犯罪者为人质!艺术家们对全球温室效应的发表”,安迪·沃霍尔美术馆,匹兹堡,美国;
“属于自然和友谊:苏利文收藏的现代中国绘画”,西雅图亚洲美术馆,西雅图,美国。
西雅图美术馆新馆开馆展“不合时宜:舞台一”,西雅图美术馆,西雅图,美国;

筹备2008年2月在纽约古根海姆美术馆的回顾展“蔡国强回顾展——我想要相信”,随后此展览将在全球巡展,2008年8月将在中国美术馆展出;
作为核心创意成员之一及视觉和特效总设计参与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闭幕式工作。
 
关于我们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联系电话:010-58760011 转 335/350/351 投稿信箱:info@vrdam.org
版权所有 © 2006-2013 今日艺术传媒  备案:京ICP备09018479号-1
今日艺术网微信公共平台
官方微信平台